澳门新葡亰赌995577 历史人物 汉武帝为何将朝廷一分为二?原来是为了削弱丞相权力

汉武帝为何将朝廷一分为二?原来是为了削弱丞相权力



嗨又和大家见面了,今天趣历史小编带来了一篇关于汉武帝的文章,希望你们喜欢。

图片 1

汉武帝驾崩,汉昭帝继位后,大将军霍光对着丞相车千秋说了这样一句话:“始与君侯俱受先帝遗诏,今光治内,君侯治外,宜有以教督,使光毋负天下。”霍光这个“大将军”是个什么官职,竟可以抢了丞相“治内”的权力?这一切都要从汉武帝时形成的中外朝说起。

现在如果要问在中国二千余年的封建史上谁的权力最大,毫无疑问大多数的人会脱口而出说那就是“皇帝”。不错在秦始皇创造了“皇帝”这个独一无二的称号后,皇帝就注定了将成为日后中国二千余年的历史中最高的统治者,皇帝的地位将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但是你们知道吗?在西汉初期,皇帝的权力并没有明清时期的皇帝权力那么的大,在当时的西汉政治机构中丞相的权力已经到了可以和皇帝匹敌的地步,甚至隐约有了超过的意思,再加上在当时西汉初期担任丞相都是一些开国功臣,比如萧何、曹参、樊哙、周勃、灌婴、张苍等等,所以在那个时候如惠帝、文帝、景帝等皇帝在很多事情上都要听取丞相的意见。

图片 2

西汉皇帝比如在景帝时期,景帝的母亲窦太后想要封王皇后的兄弟王信为侯,但是当时的景帝并不敢单独决定,他将当时做宰相的周亚夫请了过来,并询问到是否可以。而当时的周亚夫回答道“
非刘氏不得王,非有功不得侯,不如约,天下共击之。今信虽皇后兄,无功,侯之,非约也”,也就是他当面拒绝了窦太后要封王信为侯的建议,最终在周亚夫不同意的情况下,此时只能作罢。当然此时的丞相不但能左右皇家的事情,他还有先斩后奏之权,比如景帝时期晁错因得罪丞相申屠嘉,然后在之后的某件事上被申屠嘉找到了把柄,之后申屠嘉就想直接杀掉他,可惜被晁错发现,后来晁错因跑到汉景帝的面前才幸免于难,但是此时的申屠嘉居然后悔的说到“吾当先斩以闻,乃先请,固误”,也就是在当时丞相甚至可以不经过皇帝就可以擅自杀掉一位朝中重臣,要知道在当时晁错可是内史,也是景帝最宠幸的臣子,就是这样作为丞相的申屠嘉居然丝毫不顾及,事后居然还敢说出应该先杀掉他在奏请的话,可想而知在当时的西汉丞相的权力有多大。

中外朝,是指皇帝的下属分成了两个系统:一个是原来的大臣们组成的“外朝”,另一个则是由大将军、尚书等官职组成的“中朝”。外朝只处理一般的政务,而中朝则是直受皇帝旨意,决策军政大事,拥有实权。中外朝的形成,其实是皇权与相权相矛盾的产物,亦可以说是为了加强中央集权的一种新的制度。

西汉三公九卿制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在当时丞相不但可以无需通过皇帝就可以直接任命四百石以下的中都官和郡国官,同时对于六百石至二千石的高级官员的任用,丞相也拥有着很大的权力,他可以直接向皇帝举荐,甚至到武帝前期丞相都可以直接任命二千石的官员。比如当年的田蚡就完全不顾武帝的存在,就直接将一个没有当过官的人就直接提到二千石官职的位置上。此外在西汉丞相不但有任免官员的权力,在当时只要是一般政务,丞相可直接决定该如何去做,而无需询问皇帝的意见。甚至丞相在对皇帝的命令存在质疑的时候,都还有封驳诏书的权力,也就是将皇帝的诏书退回到皇帝的手中,可以拒不执行。

《汉书·百官公卿表》有言:相国、丞相,皆秦官,金印紫绶,掌丞天子助理万机。丞相的权力是非常大的,其身为百官之首,身份仅次于至高无上的皇帝。自诞生起,相权与皇权的矛盾就时常发生,就算是后世明太祖朱元璋将丞相废除,也蹦出了个“有相权无相名”的内阁来压制皇权。

西汉丞相匡衡可以想象照以上所说我们可以得知在西汉初期丞相的存在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了皇权,直到景帝时期皇权跟相权的矛盾已经越发的严重,这种矛盾最终在武帝一朝被彻底的点燃。在当时武帝朝由于窦太后的存在,导致丞相往往跟外戚结合在一起,所以在武帝一朝出现了数任的宰相都是外戚的情况,比如窦婴、田蚡等,而就是如此武帝朝的丞相在外戚+丞相身份的加持下,权力开始变得越来越大,直到田蚡时,朝中几乎一切的事情都由丞相做主,甚至最后弄得武帝都说出了“你要任命的官吏已经任命完了没有?朕也想任命几个官呢”的话。

除了少数几个独揽大权的皇帝外,大部分君主都在一定的程度上受制于丞相。汉文帝时,申屠嘉为宰相,宠臣太中大夫邓通因为“居上旁,有怠慢之礼”而让申屠嘉不满,于是“嘉为檄召通诣丞相府”,还说邓通如果不来,就砍了他的头。邓通十分恐惧,直到汉文帝亲自出面,向申屠嘉求情才得免死。到景帝时,窦太后想封皇后的哥哥王信为候,景帝与丞相周亚夫商量,被亚夫以“高帝约:非刘氏不得王,非有功不得侯”而拒绝,景帝只能“默然而沮”。而汉武帝继位之初,丞相对他的压制尤令武帝不满。

汉武帝画像可想而知作为皇帝的武帝是绝对不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出现的。毕竟众所周知汉武帝并不是如同文帝、景帝那样的文主,他可以说是雄主,而作为这样的一位雄主,他自然是想大权独揽的。但是事实上在当时有丞相在,武帝根本就不可能做到大权独揽,只要丞相在一天武帝就不可能为所欲为。但是事实上丞相的权力从始皇帝那个时候就一直都是如此,所以对于武帝来说,作祖制的丞相制武帝并不能轻易的就将它废除掉。那么怎么办呢?最终武帝在无法废除丞相制的情况下,他创造性的创造出了一个将丞相排除在外的制度,这就是“中朝制”。

丞相入奏事,语移日,所言皆听。荐人或起家至二千石,权移主上。上乃曰:“君除吏尽未?吾亦欲除吏。”尝请考工地益宅,上怒曰:“遂取武库!”——《汉书·窦田灌韩传》

西汉中朝制度示意图亲政后的武帝为了加强皇权,同时削弱相权,所以在亲政后并着手开始建立起了一个只依附于皇权,并只听命于皇帝的机构,而这就是“中朝”。在武帝朝“中朝”的人员主要有少府官员(掌管皇室的私财及衣食住行等官员),及侍中、给事中等加官人员的皇帝心腹们所组成,在当时武帝赋予了这些官员可以有自由出入宫禁的权力,借此方便皇帝的随时召见,同时他们还有“朝觐奏事,因言国家便宜”的权力,甚至在遇到需要重大决策的时候,皇帝还会让他们与以丞相为首的外朝大臣进行辩论,并最终由“中朝”给出解决方法让皇帝参考。

“你要任用的人任用完了没有?我也想委任几个官!”“你何不也把我的武库一起取走?”

秦朝和西汉中央机构的区别而也就是如此最终武帝就利用“中朝”这些官员达到了削弱相权的目的,在当时武帝一朝的“中朝”官员往往能凭借着皇帝的旨意掌控到一些特别重要的权力,也就是如此最终丞相在中央政府的权力逐渐被削弱,而且由于武帝时期对丞相的“仇恨”实在太高,再加上丞相的职权逐渐被削弱,自武帝统治的50余年时间虽只出过12任丞相,但自杀被杀的却有高达5人,也就是如此到了武帝晚年,公孙贺在闻听自己要做丞相甚至哭着都不愿意接受这个职务,最后直到武帝发怒他才不得已只能接受。而这件事的发生就与武帝之前的丞相的权势滔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想想看此时的丞相都没有人愿意做,你说它的权力大吗?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汉武帝实属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身为君主,却被自己的臣子所左右,这是不能忍的。商鞅曾说过:“权者,君之所独制也”。武帝要集权,要独制,就必须对现有的官制做出改变。

西汉丞相而最终在武帝一朝的强行削弱下丞相的威望几乎已是降至冰点。当然我们需要知道的是此时武帝朝的“中朝制”并没有真正的确立,在当时它大部分都还是只作为皇帝的智囊团而存在着,而且也并不属于正式的机构。但是在当年随着武帝留下遗诏让大司马霍光、车骑将军金日磾、左将军上官桀、御史大夫桑弘羊四人作为辅政大臣,而将丞相田千秋排除在外的时候,“中朝”这一机构才被正式确立为中央的最高决策机构。要知道在当时大司马、左将军、车骑将军可都是属于“中朝”的官职,而随着作为“中朝”的官员有三个作为辅政大臣后,“中朝”也从一个智囊团的存在正式转变成了一个决策机构,同时“中朝”的官员的权势也变得越来越大,在当时皇帝为了方便“中朝”的官员可以便宜行事,在当时他们几乎可以在外朝担任除丞相之外的任何官职。

值得一提的是,中外朝并不是汉武帝一朝的产物,早在先秦时期便有过该方面的记载。《国语》中公父文伯的母亲说:“天子及诸侯合民事于外朝,合神事于内朝”,此时的内朝主管祭祀。再有《礼记·文王世子》对国君召见族人时,族人站位排序的记载:“内朝,则东面北上;臣有贵者,以齿。其在外朝,则以官,司士为之。其在宗庙之中,则如外朝之位。宗人授事,以爵以官。”在内朝时,即便是官职高的人,也得按年龄辈行排列;外朝才看官职爵位高低。这一遗迹,或说明先秦之内朝,为天子近幸之人所组成。由此延伸,我们或可猜测后世的情形:内朝由君主所执掌,外朝由丞相所率领。

西汉官职表而随着昭帝一朝“中朝”的权势越变越大,原本丞相所拥有的决策权、军事权、人事权也都相继被剥夺。比如《汉书.毋将隆传》载“大司马车骑将军王音内领尚书,外典兵马”,从这段我们可以看出此时丞相所拥有的军事权已经被完全转移到“中朝”官员的手中。再加上昭帝一朝所有的朝政大事都由内朝会议来决定,而内朝会议又是只有大司马和皇帝才能主持召开,而且内朝会议顾名思义就是只有“中朝”官员的会议,可想而知昭帝时期的丞相已经逐渐从一个决策官职转为只能听从“中朝”官员的吩咐去执行任务的官职,只能说权力等同于无了。

文帝时,为了改变即位之初大臣专制的现象,启用了大量的新人,“今方正之士皆在朝廷矣,又选其贤者使为常侍诸吏”,常侍等职即为后面中朝的重要官职,内朝之官的选拔,乃是由皇帝为其加上某种官职而决定的。

汉昭帝剧照可是不得不说的是武帝一朝所设立的“中朝制”虽然最终达到了削弱相权的目的,甚至都直接将丞相排挤出了权力中心。但是武帝的又一设想却始终都没有实现,那就是加强皇权,虽然在当时丞相的权力都削弱,但实际上丞相的权力最后并没有集中到皇帝的手中,而是被转移到了“中朝”的首领大司马大将军的手中。自武帝将大司马大将军霍光立为辅佐大臣的那一刻起,实际上就是将丞相的权力转移到了他的手中,自此“中朝”官员的顶头上司就不再是皇帝,而是大司马大将军。

标签: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